2009/07/28

2007年美國之旅-2

美國著名節目主持人歐普拉女士曾說,「沒有人不想和你坐同一輛富豪轎車,
但你需要的,卻是轎車壞了還會和你一起搭巴士的人
」。

2007年某天,由於行李暫放水怪家,所以我輕鬆背著僅塞進2、3件衣服和
猴女士「托運」物品的背包就出發,準備到Atlanta轉機,再飛往Myrtle
beach airport。

飛機升上一萬多英呎高空,即使有意閉目養神,卻怎樣也睡不著,因此我
只好開始胡思亂想,並且試著回憶,究竟為了何種理由,讓我得從台灣先
飛11小時到LA,再5小時到DC,再2小時到Atlanta,再1.5小時最後才到SC,
如此跟自己過不去。

大概是所謂的緣分吧,我一向不多話,可是碰上牛社長,卻特別可以敞開心胸,
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終日朝夕相處,加上某種革命情感,我們之間的友誼,
可說遠勝過其他同儕。若不是他當兵階段再三的提醒與忠告,我恐怕也沒有
強烈的意願想考預官,剛退伍時,一來為了籌措學費,二來不想跟家裡伸手,
他到敝校計算機中心打工,曾自嘲說,就是吹冷氣、計算列印紙張數...的
工作而已,但我只覺得,努力、腳踏實地去逐夢的男人最帥氣。

牛社長負笈求學前,我們最常見的對話不外乎「以後來美國,免費招待你
食宿啦」、「知道了,等我有錢」,「以後來美國,再開車帶你四處逛」、
「知道了,等我有錢」。雖然聊起旅行可使人精神振奮,但對當時的我
而言,美國之旅彷彿天上的星星,看似很近,其實相隔數千光年之遠。

極度不開心時,沒有第二句話,球袋一背,凌晨三點都陪你一起去打籃球、
保齡球。遇到人生重大挫折,遠從美國打昂貴的長途電話(在那個尚不知
SkypeOut為何物的年代),就只為了給你加油打氣...這些是他義氣的一面。
從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朋友風裡來、浪裡去,最難過、最求助之時,
不免也會遇到熱心過頭、好像非要幫你下指導棋不可的人,這時候,
我經常想起牛社長的話,真正關心你的朋友,只會點到為止。

另外,從牛社長身上,我學到一件事情,明明是罵你、虧你、糗你的話,
可是從某些人嘴裡說出來,你不但不反感,反而覺得挺「順耳」的,
那種人,應該就叫做死黨吧。我常想,牛社長也許不是我這輩子所認識
最有錢的人,但他肯定是知道我最多秘密,也是我最不敢「得罪」的人。

幾番折騰之後,順利抵達目的地,因為比預定時間提早約二十分鐘,於是
我悠閒地四處亂逛。才沒幾分鐘,剛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前方不遠處,
一個我再熟悉也不過的身影。「社長,我終於來兌現11年前的支票了」,
這句話,在我心裡默默說著。

這些年來,咱們美國相逢的畫面,不曉得在我腦海裡演練過幾百次,
於是我腳步放輕、慢慢地靠近。故意走到背後,拍了他的肩膀,此刻,
不曾出現於原先劇本的台詞,我卻很自然地脫口而出,「這位先生,
請問,你...在等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