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5

雜敘

愛因斯坦:教育就是當一個人把在學校所學全部忘光之後剩下的東西
(Education is what remains after one has forgotten everything
he learned in school)

似乎到了學校教的東西差不多快忘光的年紀,然而最近由於某些巧合,
有些東西突然又重拾記憶。

當年修「生產管理」這門課,教授相當注重與台下學生的互動,印象中,
老師經常用厚紙板將投影片遮住,因為他想先聽聽大家的觀點。某次,
一位同學被點到回答問題,他才剛說:「競爭力大師波特提過...」,
平常對學生意見總會耐心聽完,隨後視情況回應的教授,這次居然不假
辭色立刻打斷,「等等,我先問一下,波特的書或話你可曾吸收並轉化
為自己的東西?或者,它有實際帶給你任何好處嗎?」,同學坦承沒有,
「那你為何也跟在別人後頭喊他大師?」,語氣之嚴厲,直到現在,
我仍難以忘懷。

前陣子迷上日劇篤姬,當篤姬要進到薩摩本家之前夕,母親特別提醒她
「一方を聞いて沙汰するな」。永遠別只聽信一方之言,虛心傾聽、
多站在別人立場考慮,同時也要仔細地從各角度思考問題。這種習慣,
相信也是我未來必須不斷學習的功課。

另外,則是在台大管理學院某位知名教授演講的場合,他說自己剛從美國
返回國內任教時,可說懷抱著滿腔熱血,認為一學期用的教科書,若沒有
整本教完,就是沒盡到責任。多年之後,他才發現錯了,管理也好、商業
模式也好,會隨著時代進步而推陳出新,根本沒有「教完」的一天,如何
讓學生對於所學過的都確切了解,甚至加入創意並且靈活運用,才是更為
要緊的事情。

聽完,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我何嘗沒有陷入類似的迷思?曾覺得只要一
「學完」日語老師教的五段活用、形容動詞...等,接著就可以考檢定,
然後證明自己「多麼行」。只不過,當我在異地旅行,發現學過的單字
沒辦法脫口而出,自認文法上沒錯,但是對方卻未能馬上理解時才不禁
體會,盲目、莫名的自信,跟無知是一樣的可怕與要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