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8

問題不是日文,而是膚淺

日本影星木村拓哉日前首度來台,不過網路上卻盛傳某位本身是木村迷的
女主播當時(刻意)用日文訪問他的片段,不僅打斷木村說話,還連續問了
多次「楽しいでしょう?」,如此舉動引起不少網友的批判。

我學了多年日文,完全不覺得楽しいでしょう在文法上有特別值得爭議之處,
問題的核心在於,身為媒體工作者,面對一位出道28年,在日本幾乎家喻
戶曉的明星,人家好不容易終於第一次來台灣,而且此行最主要目的根本
就不是光為了吃吃喝喝,而是觀光局出錢(肯定花了不少錢)請他幫忙行銷,
你就只能、只會問些「心情如何?要不要去台北101?想不想吃小籠包、
芒果冰、逛夜市?」諸如此類最無關緊要,也最膚淺的問題而已?

前陣子看了方念華專訪也是第一次來台灣,也是一線影星的天海祐希的
節目,其中有段內容讓我印象很深,那就是她唸出幾十年前,天海還在
寶塚歌劇團時期,鼓勵後輩演出自己、活出自己,「不要成為別人的
複製品」的話,讓天海馬上露出驚訝的表情(我相信那是真誠的)。我想,
離開攝影棚,天海祐希以及和她一起訪台的日本人,肯定會對這群台灣
媒體工作者做足功課以及專業的工作精神與態度,留下深刻的印象,
即使,方念華不曾說過任何一句日文。

「能自重則為人之所不能輕」這句話,看來果然也適用於媒體、新聞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