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1

紅包

#1
阿公阿媽在世時很疼我,印象中每次過年包給我的紅包都有1~3千元左右,
若我再跟其他舅舅、阿姨拜年,也順利討到紅包,加一加都好幾千元,
對童年的我而言,簡直就像「天文數字」。
有一次,忘了是跟爸媽還是阿姨說,「我好喜歡過年,因為可以領壓歲錢」,
結果被某位舅舅當場潑冷水,「等你到了我這年紀,得包紅包給別人時,
就不會喜歡過年了」。
一轉眼,我終於也到了「那個年紀」...

#2
從小,祖父包的紅包固定是600元,直到我念大學才漲到1000元,當初父母
都會幫我們把壓歲錢「存起來」,唯獨祖父那包,是絕對會交到我們手上。
因此,對我而言,它有無可取代的意義,即使長大、出社會工作,每年除夕
吃完年夜飯,總要拿到祖父用毛筆署名的紅包袋,抽出熟悉的千元鈔票,
才覺得有過年的氣氛。
只可惜,去年祖父已化作千風,這包紅包,我以後再也領不到了...

#3
有位生命中的天使,在我們最窮困之時,曾經好幾次趁父母不在的場合,
偷偷塞給我數千元的紅包,「理由」不外乎,給你「坐車用」(在那個高雄
~台北只需299元的年代),或者給你「偶爾吃點好吃的」,當時我已經念
大學,自然聽得懂「言外之意」。即使經過N年,我仍然忘不了,也難以
用言語形容,當年的那些紅包,有多麼的溫暖!
也正是從那時候開始,我暗自發誓,這輩子比起錦上添花,我更想跟那位
天使一樣,當個會(適時)雪中送炭的人。